Ayano

是一位垃圾写手,爱雷安

“要时刻记得,你是为了爱和热情而写作”

当雷安成为了玛丽苏文的女男主(7)

“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下课。”

“待会儿去哪吃饭?”
“我带了便当哦,要一起吃吗?”
“真的啊?好呀。”

“这个周末有什么安排吗?”

安迷修收拾着课本,听着周围的对话,神情满足,这种平淡而又充实的校园生活真是美好啊~

转眼间,他已经在这个副本里面待了一个多星期了,不得不说,这个副本做的真的很真实,甚至给他一种凹凸大赛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的错觉。

想到这,安迷修忍不住回过头,下意识地去找某个人的身影。

座位是空的。

果然,又逃课了啊……

雷狮懒洋洋地躺在教学楼的天台上,枕着手,半眯着眼看湛蓝的天空。

“啊,真无聊。”

“你每天这样虚度时光,当然无聊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有阴影落在脸上,遮住了略微刺眼的阳光。

雷狮闭着眼,哼笑一声:“难道像你一样,跟着蠢货似的坐在那里认真学习吗?”

安迷修盘腿坐下,撕开包装袋咬了一口面包,一边咀嚼一边说:“为什么不,一时半会也不能离开这里,不如适应。”

“我看你更像是在享受。”

“……”安迷修语塞,默默地又咬了口面包。

“我真不懂,”雷狮撑起身子看他,“明明是个大少爷,你为什么还是一副穷得要死的样子?”

“啊?”

“天天吃这种乏味的东西,亏你咽得下。”

安迷修顿时不满了:“面包明明很好吃!”

“我还真没看出来。”

“你肯定没吃过,所以才会这么说,”安迷修有些小得意,“我跟你说……”

“哦?是吗?”雷狮挑眉,“那给我尝尝看?”

说着,他低下头,就着安迷修的手咬了一口,慢吞吞地嚼了一会,才咽下去。

“也就这样吧。”

雷狮站起来,拍拍裤子,插着兜朝外走:“说起来该吃饭了,你就慢慢吃你美味的面包吧。”

关上门前,他侧过身,似笑非笑地看向安迷修。

“顺便一提,我觉得你比面包好吃多了。”

安迷修盯着手里的面包愣神。

半响,他才愤愤地咬下去。

“可恶的恶‖党……”

……什么叫他比面包好吃啊?

雷狮想到刚刚安迷修发间隐隐泛红的耳尖,难得地心情愉悦。

果然,这个傻子是他现在无聊生活的唯一消遣。

放学后,安迷修朝校门走去。他回过头,果然又看见了某个人。

“……你又去我那儿?”

“废话,不然我干嘛跟着你走。”雷狮用看白痴的眼神看他一眼,然后自顾自地朝前走。

“不是,”安迷修有些头疼,“你现在好歹算是个女……咳,你这样老去我家,不太好吧?”

没看到旁边同学的眼神已经很古怪了吗?!

“你在想些什么,”雷狮回过头,勾了勾唇,“十二个小时啊。”

他瞥了周围的人一眼,嘴角狡黠的笑越发明显:“而且我们是男女朋友啊,有什么关系吗?”

安迷修听着那略略加重的词,一口老血哽在喉咙。

“……我觉得,如果你不逃课的话,光是白天就能满十二个小时了。”

“哦。”

“你就不能好好上课让白天满十二个小时吗?!”

“不能。”

安迷修很心塞地叹了口气,小声嘀咕着:“当初是谁说想早点出去的……”

明明有更简单的方式……

安迷修觉得雷狮就是故意的。

说实话,其实雷狮主要是不想回那个粉红色的房间。

对了,还有那个大的离谱的床。





emmmm...…说起来,玛丽苏文接下来该怎么发展了……
让我好好回忆一下那些年我看过的玛丽苏小说……

我流雷安 及个人对两人的理解

突然心血来潮想把对雷狮和安迷修的理解说一下。

其实刚入坑时,我是一个雷吹来着。你看这个人多帅啊,真的是完美符合我少女心的所有要求,加上我一直都很容易对这种类型的男生有好感,想不心动都难。

而安迷修给我的第一感觉更接近中央空调,我觉得这种男生虽然很容易博得好感,但是出于我个人的占有欲,就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男孩子。

但是当我把凹凸追完后,心里就隐隐约约地感觉好像不是这样的。

后来我又在lof和b站上面疯狂找粮吃,看到了非
常多的神仙太太对雷安的刻画和理解,包括对他们两个各自的。

然后我慢慢的,就越来越像个安吹了。

在看了莉爹的安哥个人向手书(看过的懂的)之后,我就彻底沦陷了。

成功由雷吹转安吹了呢。

后来呆坑里呆久了,我慢慢地就有了自己对他们两人的看法。

可能跟很多太太的看法有相似的地方吧,但是我还是忍不住想说一下。

我不是一个文笔多么好的人,我的语言组织能力也相当匮乏。

我只能用日常生活中最普通的话来描述一下他们。

雷狮给我的感觉,是那种只要他身处人群中,就必然是最耀眼最夺目的那一个。

他有足够的能力和魅力来吸引别人的目光。

我想人应该都会忍不住向往这种人吧。

想成为他这样的人,想跟他并肩而立,又或者是希望他能注意到自己,什么的。

总之我是这样的。

可是距离太遥远了,难免会有落差感和自卑感。

但是我觉得安迷修就不一样。

打个比方吧,雷狮就像太阳,很夺目很耀眼,而且只要他出现了,世间万物都会忍不住追寻他。

但是天气总有阴天,总有太阳不在的日子。

而安迷修就像空气,或者是水。

他无形地存在每一个地方,世间万物都离不开他,想到他的时候,他就很珍贵很重要,但往往他却又最容易被忽视的。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说法对不对,总之我贫瘠的语言能力让我只能这样打比方。

再换个说法吧,比如说在日常生活中,雷狮更像是那种处于顶端的人,普通人是难得见到他的。

但是安迷修就像是寻常人。

我想表达的寻常人,就是那种在生活的很多个小细节,会出现的人。

坐公交车的时候,他一定是那个会让座的人。

走在街头的时候,他一定是那个会热情出手相助他人的人。

经过一家店,他也许就是那家店的某个员工。

书店啊奶茶店啊花店啊面包店啊什么的,里面的某个服务生小哥哥。

光是想一想,我就很心动。

因为我真的很容易被这种有着温和的生活气息的人所吸引。

真的,如果安迷修不身处凹凸大赛,把他放到任何一个生活场景,他都可以完美地融入进去。

他真的很容易让人想到一个词。

岁月静好。

也许我有些过分代入了,毕竟安迷修的灵魂是在凹凸世界里的,这样把他抽离出来,反而感觉不是完整的他了。

身处普通生活的安迷修,可能也没有凹凸世界里那么有吸引力了吧。

毕竟我们一开始爱上的,就是原著里的他啊。

在凹凸大赛里,他是孤独的骑士,执着甚至固执地追求着自己的骑士道。

但是在凹凸大赛里,有谁会愿意接受他不含任何杂质的好意呢?有谁会给他纯粹的正义以回报呢?

安迷修自己也一定很清楚的,毕竟他不是真的蠢。

是要有多么强大的内心,才能一次又一次地接受自己的善良被恶意误解甚至反遭伤害呢?

他所承受的东西,到底有多么沉重呢?

越心疼,就越心动。

但是我其实也还是半个雷吹的(捂脸

毕竟这样的人我真的无法拒绝!!

不过相对而言,我还是更喜欢安哥就是了。

啊,真的好喜欢他们哦

他们都好好

在一起的时候最好

好喜欢雷安啊

我是真的下定决心要在雷安坑养老了

尽管我是一个非常非常普通,非常非常不起眼的渺小的人,我还是想尽自己所能为他们做些什么。

不然实在愧对于对他们的喜欢。

爱就是动力呀

虽然这一篇断断续续地讲了很多废话,但总算把我想说的都说完了。

我永远喜欢雷安♡

                                                 ————来自垃圾写手的表白

当雷安成为了玛丽苏文的女男主(6)

安迷修愣住了。

然后脸红了个透。

“你…你在说些什么啊!”安迷修忍不住往后挪,雷狮看他一副惊慌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

“你这个样子,好像我要强行对你做什么似的。”

……难道你的样子不像要强行对我做什么吗?!

“我只是在问你啊。”雷狮站定在他面前,摊摊手,一脸无辜。

“好了雷狮,别开玩笑了……”

雷狮突然俯下身。

安迷修呆住了。

温热的气息轻轻拂过后颈,莫名的痒。

他被埋在雷狮的颈窝里,呼吸间全是雷狮身上的味道。

安迷修听到了心跳声,距离太近,他不知道是谁的。

下一秒,雷狮放开了他。

“叮——拥抱任务完成度:1/15。”

说是拥抱,其实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看你那蠢样。”雷狮毫不客气地嗤笑一声,然后转身走向房门。

关上门之前,雷狮侧过身,瞥了他一眼。

“你不主动,只好我来了,安迷修,我可不想被困在这副本里。”

门关上了。

安迷修撑着头,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

他在想什么啊,明明只是,任务需要而已。

雷狮靠着门,无视门外仆人偷偷看过来的视线。

然后烦躁地伸手拍了拍右肩。

刚刚安迷修埋头的位置。

“真是蠢透了。”

也不知道在骂谁。

第二天早上,安迷修盯着镜子里神情憔悴的自己,长长地叹了口气。

他失眠了。

——原因是因为他一闭眼,就会忍不住回想起雷狮吻他的感觉。

霸道的,强势的,凶猛的。

安迷修捂住发烫的脸。

啊……完了。

所以当他见到一脸神清气爽的雷狮时,内心是复杂的。

他一边努力表现出什么也没有的样子,一边忍不住偷偷看着对方。

然后视线又忍不住地落在他唇上。

“呵。”

熟悉的嗤笑声。

安迷修迅速收回目光,不去看雷狮一脸意味深长的笑。

然而脸还是隐隐发热。

“早上好啊,亲爱的骑士大人,要来个早安吻吗?”

……去他的早安吻!

————到了学校。
安迷修很郁卒。

周围的窃窃私语和打量的视线让他没办法无视。

看着不远处的小姐们惊讶好奇伤心坚强八卦的神情,安迷修觉得自己都可以猜到她们的内心活动了。

——“天啊安迷修大人居然和蕾诗小姐一起来上学了两个人还是从安迷修家的车上下来的难道这两个人已经在一起了好吧其实早该知道的虽然很伤心但是既然如此也只好祝福他们了。”

等等不是这样的啊!!

一旁的雷狮忽然开口了。

“亲爱的同学们,就在昨天下午,我苦苦追求了很久的骑士大人终于答应了我的表白,并邀请我去了他家,然后……嗯……总之努力了这么久还是有回报的,谢谢大家以前的支持与帮助,愿有情人终成眷属。”

安迷修一脸震惊地看着雷狮。

后者一脸无辜的表情,表示这是系统的锅。

这么羞耻的台词系统给你你就念出来吗??你真的一点都不在意你的人设了吗雷狮?!

被惊呼声和祝福语淹没的那刻,安迷修神情恍惚地想。

——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不是必须和雷狮一起要完成丧心病狂的任务。

也不是初吻被某个恶党夺走了。

而是他好不容易才有的女生缘只持续了一天。

于是安迷修就被贴上了“蕾诗小姐的男朋友”这样的标签。

甚至无法反驳呢。


可喜可贺呢安哥

多年以后我终于回来继续填这个沙雕坑了(其实是强迫症看到坑没填就很蓝瘦(是的我又来丢人了(自作孽不可活

说起来今天更了两篇呢我真高产我超强(要脸么???
总之都是以前写了没发的而已啦(好意思说出来吗你
bug什么的请不要在意反正就是沙雕文~( ̄▽ ̄~)~

链接也懒得弄啦因为真的太难搞了(其实是智商常年不在线的人忘记了怎么搞

还有谢谢每一个愿意看完的人~(鞠躬

雷安 原著向(4)

————夜深了。

安迷修抱着剑,盯着面前的噼啪作响的火堆。

米丽早就已经睡着了,雷狮一直没有动静,大概也睡着了吧。

刚刚他又换了一次绷带,伤口依然没有要止血的意思,虽然伤口不大,但这样一直流血也不行啊。

感觉流血流多了,头都有点晕了……

安迷修用力地捏了捏眉心,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米丽给的药就在身上,但安迷修并不打算用。

不过如果米丽是真的出于好心的话,那就只能愧对她的好意了。

奇怪,怎么…越来越晕了?

糟糕,是什么时候……

“安迷修先生……”米丽小心地靠近安迷修,轻声道,“安迷修?”

安迷修闭着眼,没有反应。

“总算解决了,”米丽眨眨眼,露出了狡黠的笑,“不过也不完全是个呆头骑士嘛,虽然最后还是中招了咯。”

她回过头,仔细地打量了一下不远处的雷狮,他呼吸平稳,看样子睡得很死。

“应该没问题的,我可是特意加大剂量了……”她自言自语,“真意外啊,两个死对头居然会待在一起,害得我不得不改变计划呢。”

米丽从裤腿里抽出匕首,慢悠悠地转着,语气很惋惜:“哎,该说你太蠢还是太善良呢,像你这样的人,根本不适合凹凸大赛,你不是乐于奉献吗,那就为了让我活下去而奉献自己吧……”

“废话太多了。”

她身子一僵。

怎么可能……

“看来你对你的小伎俩挺有自信的啊,”雷狮懒洋洋地靠着树,瞥了眼不省人事的安迷修,“也就那种白痴才会上当了。”

米丽咬了咬牙,事到如今再装傻也没有意义了,她干脆回过头,扬了扬手上的匕首:“你们不是死对头吗,不如我替你杀了他?”

“你既然知道我们是死对头,还敢来抢我的猎物?”雷狮勾了勾唇,紫眸在电光下明暗不定,“死对头,当然要死在对方手上了。”

米丽面上露出为难的神色:“这可难办了……要不然……”

她悄悄攥紧了匕首。

雷狮抬手,漫不经心地打了个响指。

米丽瞳孔一缩。

“轰——”

雷狮慢慢地走到米丽面前,目光轻轻地落在她身上,态度倨傲却理所当然:“说说,杀安迷修的原因。”

电流在身上四处蹿动,米丽一动不动地倒在地上,闻言,咬了咬牙:“杀了他,我就可以从副本出去了。”

“哦?”雷狮饶有兴致地挑眉,“你从哪里知道的?”

“……”

雷狮危险地眯了眯眼,拇指在雷神之锤上摩挲着:“不说也没关系,我有的是办法让你说出来。”

“……我无意间看到了两名参赛者打斗,其中一个被杀死了,另一个就被传送走了。”

“你怎么就确定,他是离开副本了呢?”

“我看到了,他的神情先是惊讶,然后恍然大悟,最后露出了得意的笑, 所以一定是离开副本了。”

“呵……”雷狮哼笑一声,随便杀个人就可以出副本,凹凸大赛什么时候这么无趣了?

“看来你对自己的实力还挺有自信的,一上来就想干掉大赛第五?”

“谁不知道大赛第五的安迷修是个烂好人,稍微骗一下就信了,哼……”米丽不甘心地咬了咬牙,“要不是你……”

突然间,有什么东西砰地炸开,浓厚的白烟瞬间腾起,遮住了视线。

雷狮冷笑一声,猛地一锤挥开面前的白烟,果然,人已经不见了。

“挨了一锤还能行动……”雷狮眼里暗芒一闪而过,“有点意思。”

他收起雷神之锤,看向不远处的人影。

“完全被当成蠢货了呢,安迷修。”

安迷修没说话,松开手,双剑化作元力点点消散在空中。

“一边热心地乐于助人,一边有所防备,你这虚伪的表象可真令人恶心。”雷狮讽刺地勾起嘴角。

安迷修沉默了片刻,缓缓道:“在下想要帮助他人的心不是假的。”

“哈,”雷狮夸张地笑了,“那还真是让人感动啊,骑士大人。”

他经过安迷修的身边,停下脚步。

然后露出一个充满恶意的笑。

“真想看看,因所谓正义而陷入绝境的你,是什么样子。”

这是之前就写好的,我懒得改了,所以不要在意bug什么的……
我,激情,混更……

雷安 原著向(3)

“伤口不需要包扎一下吗?”安迷修递给少女一卷绷带。

“不用了……我包扎过了……”少女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不远处的雷狮,抱着膝盖缩成一团。

“你这差别对待会不会太严重了,安迷修?”

安迷修忍无可忍:“那又怎么样?我乐意!”

“所以说你就是见色起意嘛。”

………安迷修不懂自己为什么要接他的话,自作孽吗。

“这位小姐,能告诉在下你的名字吗?”

“我叫米丽。”

“米丽小姐,你的腿是被他人攻击而受伤的吗?”安迷修看向低着头的米丽。

“啊……嗯,”米丽点点头,眼里还带着恐慌,“他……他想杀了我……”

“他是谁?为什么要杀你?”一旁的雷狮突然问道。

米丽惊疑不定地看了眼雷狮,咬了咬唇:“我不知道……穿着黑色斗篷,一出现就朝我攻击……”

“你怎么逃掉的?”雷狮又问。

“有另外一个人来了,然后他们打了起来,我趁乱逃了……”

“另一个人是谁?”

“这个……我没注意……”

“攻击方式呢?”

“我……我……”米丽害怕地往安迷修那边靠,声音颤抖,“我不知道……”

“行了恶党,别那么咄咄逼人,”安迷修皱着眉道,“再说了,她在那种情况下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哼,”雷狮冷哼一声,“连这些都不去注意,就只能被别人干掉。”

安迷修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而对米丽说:“别在意,能努力地活下去就好了。”

————

安迷修抬头看了眼渐渐暗下来的天,一边拆下手臂上被血浸透的绷带,一边说:“今天也什么都没有发生啊。”

总觉得很奇怪啊,这个副本。

至今为止,什么提示也没有,密林里安静得诡异,除了雷狮和米丽,他都没有碰到过别的参赛者。

这个副本的规则,是要他们自己去发现吗?

总不可能一直待在这里吧。

“那个,安迷修先生……”米丽拉了拉他的披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手臂上的伤口,“你的手一直在流血,没事吧?”

“啊,没事的,小伤而已。”安迷修换上新的绷带,笑了笑。

“不介意的话,我这里有药……”米丽说着,低头去翻包。

“真的没什么,很快就会好的,”安迷修连忙阻止她,“不要浪费你的药了。”

“好吧……”米丽认真地看着他,“但是如果有需要,请务必告诉我。”

“嗯,谢谢米丽小姐了……”

“别在这上演互帮互助的友爱戏码了,”雷狮不耐烦地打断他们,“本大爷要睡觉了。”

“……”安迷修努力保持笑容,继续对米丽说,“你受了伤,也早点休息吧,我来守夜就好。”

“辛苦安迷修先生了……”米丽突然想起什么,翻出包来,“对了,我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药剂之类的还是有的,这里有一瓶缓解疲劳的药,你要是累了可以喝的。”

然后她又急忙摆手:“那个,请相信我,这瓶药没有问题的!”

安迷修笑着接过,道:“我当然会相信美丽的小姐,谢谢你了。”

“噫,好恶心。”嫌弃的声音。

“……雷、狮!”

“快到晚上了,伟大的骑士大人不去捡柴烧火吗?”

…………安迷修认命了。

垃圾写手再次混更……
感觉lof已经成为了我的垃圾文堆放处呢

雷安 原著向(2)

依然是心血来潮的产物,依然没有标题……

安迷修靠着树的另一边,思考自己到底是哪一根筋搭错了才会留下来充当恶党的保镖。

一定是我太善良了,安迷修点点头,叹了口气。

“先说好,不到危急时刻我是不会出手的。”

“真冷漠啊骑士大人,对女人就那么主动殷勤。”

“恶党需要差别对待。”

“差别对待就是你的骑士道吗?”

“……”

算了,安迷修麻木地想,反正在争论上,他从来都赢不过雷狮。

“说起来,你的跟班呢?”

“谁知道,也许都没进副本吧。”

“是吗。”安迷修也靠着树坐下,听着身旁传来的呼吸声,他觉得有些奇妙,没想到,居然有能跟雷狮这样心平气和坐着聊天的时候……

他忍不住偏过头想看雷狮一眼。

然后对上了雷狮的眼睛。

“……你看我干嘛?”安迷修错开视线,故作镇定地问他。

……为什么会有一种偷窥被发现的心虚感啊??

“你压着我头巾了。”雷狮拽了拽头巾,没拽动。

“哦哦,抱歉。”安迷修往旁边挪了挪,看着雷狮摆弄头巾,他忍不住想,总是戴着这个东西,头发不会被压得变形吗?

然后他又忍不住想象了一下雷狮解下头巾的样子。

“噗……”

“你干嘛,”雷狮奇怪地瞥他一眼,带着些嫌弃,“噫,笑得好恶心。”

“……”安迷修深吸一口气,“恶党……”

“……呜……”

安迷修一愣。

“呜呜……好疼……”

哭声?

他站起来,往四周看了看,右手握住了凝晶。

虽然很微弱,但是确实有。

安迷修凝神听了一会儿,对雷狮说:“你先呆在这,我去看看。”然后朝声音的来源走去。

雷狮看着他,眯了眯眼。

安迷修一直走到一丛茂密的灌木前,压抑的哭声越来越清晰,听着像一位女性。

他轻咳一声,哭声猛地停住了,担心会吓到对方,他马上温和地说:“您好,在下安迷修,别害怕,在下是来帮您的。”

灌木丛悉悉索索地响了一会儿,一个少女冒出头来,怯怯地看着他,眼里带着泪:“……真的,不会伤害我吗?”

她的目光落在安迷修手里的剑上,有些害怕地缩了缩。

安迷修收回凝晶,微笑着对她伸出手。

“还能走吗?”安迷修看到她的裤腿被一片红色晕染,有些担心地问。

“没事……”少女咬牙摇摇头,额头却布满冷汗。

“真的不需要我帮忙吗?”安迷修又问了一遍。

“真的不用了……你能帮我,我已经很感激了…”少女冲他笑笑。

“但是……”

“我说安迷修,别人都这样拒绝了,你还要厚着脸皮占别人便宜吗?”

安迷修额头青筋一跳。

“别说的在下好像个变态似的!”

雷狮懒洋洋地枕着手,哼笑一声。

“……雷狮?!”身旁的少女脚步一顿,神情恐惧,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转身逃开。

“等等!别害怕!”安迷修拉住她,安抚性地拍了拍她的肩,“有我在,他不会做什么的。”

“安迷修,谁给你的自信?”某个人完全不配合他,“我要真想做些什么,你以为你阻止得了我?”

闻言,少女越发地想逃了。

“真的不会有事的!”安迷修努力安抚少女,“就算他要做什么,在下一定会保护你的!”

“真是大言不惭啊……”

“雷狮你给我闭嘴!”




我好弱,为什么我这么弱……
请不要在意不合逻辑或者ooc的地方……

雷安 原著向(1)

(心血来潮的产物,暂时没有标题……)原著向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安迷修咬断绷带,打好结,站起身看了看,确定了身上裸露的部分都用绷带包严实了,才戴上帽子,裹紧披风,一剑劈开面前杂乱的树枝藤蔓,继续往前走。

一定不能再受伤了,安迷修叹了口气,看了眼小臂上的伤口。刚换的绷带再次慢慢染上殷红。血液流失的感觉如此清晰,他难得烦躁地皱了皱眉,还是止不住啊。

进了这个副本已经几天,他在这密林里打转,什么事都没发生,只是之前不经意间被树枝划破了手臂。伤口不大,他也没在意,直到发现伤口血流不止,还有越流越多的趋势,才立即包扎,抑制住血液的流动。

不过也只是好了一点而已。

看来,应该是副本改变了身体体质,这可不妙,万一之后的打斗受了伤,很有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丢掉性命……就没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吗?

安迷修忽然停下脚步。

有人在附近。

他迅速地闪身躲在一棵树后,握紧了剑。

来人脚步很轻,但呼吸声有些不稳,要不然安迷修也发现不了。

可能是受了伤。

安迷修不想与其他参赛者发生冲突,所以他等着这人离开。

距离越来越近,来人却直接靠着树的另一面坐下了。

就在安迷修思考如何在不引起这人注意的情况下离开时,那人说话了。

“安迷修,藏够了么?”

安迷修皱了皱眉,还是走了出来:“先说好,在下暂时不想跟你打。”

雷狮瞥了他一眼,淡淡道:“巧了,我也是。”

两人不再说话,周围安静了下来。

离得近了,雷狮不稳的呼吸声越发明显,安迷修盯着他苍白的脸色,忍不住问他:“你受伤了?”

“还好吧。”雷狮漫不经心地说着,“打你还是没问题的。”

安迷修毫不留情地戳穿他:“是吗,你现在看起来连我三招都接不下。”

雷狮冷笑一声:“你可真有自信。”

“是这个副本给你造成了些麻烦吧。”

雷狮闻言挑了挑眉:“哦?这么说,你也是咯。”

“我现在的体质很麻烦,似乎受了伤就会血流不止。”他们向来不畏惧将自己的弱点告知对方。

“听起来很有意思,忍不住想给你一锤看看你是如何血流不止的。”雷狮看了一眼安迷修手臂上渗血的绷带,勾了勾唇。

“那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安迷修反唇相讥。

雷狮冷哼一声:“哼,要不是这该死的副本放大了我的痛觉感知,我会坐在这跟你聊天吗?”

放大了痛觉感知吗?安迷修想着,痛到雷狮都同意避战……
“你遇到了其他参赛选手?”安迷修问。

“一个不入流的弱鸡而已。”

“噢,恶名远扬的海盗头子被一个弱鸡打伤了?”

雷狮狠狠瞪他一眼。

安迷修忍不住笑出声。

“那正义的骑士先生呢,又是为了保护哪位小姐受伤了吗?”雷狮嘲讽道。

安迷修沉默了。

要是恶党知道他是被树枝划伤的,一定会大肆地嘲笑他……

见安迷修不说话,雷狮以为他默认了,冷笑道:“呵,真是愚蠢。”

“在下的骑士道,身为恶党的你是不会理解的。”

“我也不想理解这种愚蠢而恶心的东西。”

曾发生过无数次的对话眼看着就要再次发生,安迷修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他压下火气:“雷狮,我不想跟你吵。”

“说得好像我想跟你废话似的。”

果然,跟他完全无法交流。

安迷修索性转过身,淡淡道:“算了,你自己好自为之吧。”
“你就这么走了,不怕我把你的弱点告诉别人?”

安迷修脚步一顿。

“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雷狮勾唇,抱手往树上靠,“只是我受伤了,不太方便。如果有什么麻烦,就只好请正义善良的骑士大人帮下忙了。”

上一个坑没有填完,我又挖了一个坑……
写的初衷是想看安哥得了血友病的样子(???
总之突然的脑洞就突然地写了,随便看看吧(。

当雷安成为了玛丽苏文的女男主(6)
(1)(2)(3)(4)(5)

明明没有开车居然还被屏了……
完全不会发图链的我只能这样了……(我只学会了发文链…哭唧唧)
果然手机端还是不行的吗
各位,将就着看一下吧……

给嘉德罗斯的生贺文

“明年的今天,我会回来找你的,嘉德罗斯。”

金发的少年头枕着手躺在草地上,百无聊赖地打了个哈欠。
啊,真无聊啊。
“嘉德罗斯大人,你要的可乐!”雷德兴冲冲地跑过来,将可乐递给他。
扭开瓶盖的那一瞬间,嘉德罗斯似乎听见有谁在说话。
“不要老喝可乐,对身体不好。”
嘉德罗斯动作一顿。
“怎么了?”祖玛看向他。
“没什么。”
最近老是听到莫名其妙的声音,明明没有人在说话。
……虽然这个声音很熟悉,但他并不知道是谁。
冒着气泡的冰凉液体冲进喉咙时,嘉德罗斯想着。
有本事当面来对我说啊。

“说起来,过几天就是嘉德罗斯大人的生日了呢。”一旁的雷德猛地拍了下手。
“后天。”祖玛淡淡道。
“啊,后天啊?”雷德抓了抓发,有些苦恼,“我还没准备好礼物呢……”
“哼,别把我当成那些渣渣,”嘉德罗斯瞪他们一眼,“生日?不过是弱者祈求安慰的一个借口罢了。”
雷德和祖玛互看一眼,觉得还是不要戳穿这个每年生日都不见的主角比较好。
毕竟,以前最期待过生日的可是他自己……

送嘉德罗斯回到家,看着房子的灯亮起后两人才转身离开。
雷德摸摸下巴,叹了口气:“啊,果然还是很在意嘉德罗斯大人每年生日当天都去干什么了呢……”
“嘉德罗斯大人吩咐过的话你忘了吗,”祖玛瞥他一眼,“不要擅自猜测大人的行为。”
“我记得啦,”雷德撇嘴,“我只是很在意而已……”
很在意,是什么会让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的嘉德罗斯大人那么期待。

嘉德罗斯懒洋洋地往床上一趴。
生日么……生日能让现在的日子不这么无聊吗?
为什么会有一些说不清的、隐约的期待?
明明没有兴趣的。

他翻了个身。
然后看见了床头摆放着的那个菠萝娃娃。
嘉德罗斯爬起来,很嫌弃地抓过来看了看。
他实在是想不通为什么自己床头会有这种愚蠢的东西。
他想过很多次要把它丢掉,但也只是想想而已。
很可笑,他居然舍不得。
嘉德罗斯突然开始发呆。
这个娃娃摆在这里很久了,久到他都想不起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他也不知道这个娃娃是怎么来的,谁给的,还有他为什么会接受这种愚蠢的东西。
“你不觉得这个跟你很像吗?”熟悉的声音响在耳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哪里像了?一点都不像!”嘉德罗斯下意识地怼了一句,然后他回过神来。
……没有人。
嘉德罗斯皱了皱眉,把娃娃随手一丢,再次倒回床上。
“…啧,”他忍不住恼火地用力捶床,“什么啊!”
为什么他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啊!

很快就到了嘉德罗斯生日的前一天。
晚上回到家,他莫名地很紧张,也不知道在紧张什么,躺在床上甚至都睡不着。
好歹躺久了还是有困意的,嘉德罗斯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个梦。
他梦见一个白发紫眸的少年。
很多年前的一个生日,突然降临到他的世界。
“嘉德罗斯。”
“生日快乐。”
那时候他一直是一个人,不理解什么叫生日。
第一次,听见有人对他说生日快乐。

梦真的很长很长。
每一年的生日,那个少年都会来,然后他们一起度过一整天。
但是少年也只有生日那天才会来。
他说只有这天才能来。
“你就当,是特别的生日礼物吧。”
既然他不愿多说,嘉德罗斯也不会再问。
能在生日这天看到他确实是最好的礼物了。
尽管嘉德罗斯不会承认。
这个少年,和别人是不一样的。
到底哪里不一样,嘉德罗斯也不知道。
一定要说的话,其他人在嘉德罗斯眼里,是黑白的,而他,是有颜色的。
并且会发光的。

直到有一年,少年吻了他。
嘉德罗斯才发现自己早就动了心。
原来他是有心的吗?
“你有心,在我这里。”梦里的少年轻轻弯唇,握住他的手放在自己心口。
于是他们成为了恋人。

嘉德罗斯猛然睁开眼。
他坐起身,揉了揉头。
床头的钟“嘀嗒”一声,已经到了零点。
是第二天了,他的生日。
“嘉德罗斯。”有谁在叫他,语气很平淡,但是嘉德罗斯听出了藏得很深的温柔。
“生日快乐。”
嘉德罗斯最终还是没有忍住。他一把扯过站在床边的人,毫不犹豫地堵住了他的嘴。
亲吻凶猛得近乎啃咬,嘴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嘉德罗斯才打算放过他。
然而来人并没有打算放过嘉德罗斯。
他反守为攻,直接把嘉德罗斯压床上了。
“唔...格...嗯嗯...格...瑞……”
“格瑞!”
嘉德罗斯终于推开了他。
“你要憋死我吗!”他喘着气,瞪了一眼面前的人。
不过,他现在一副惹人犯罪的样子,再凶也是没有任何震慑力的。
白发紫眸的男子动作轻柔地抹去他嘴角的液体:“你还是没有学会换气吗,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一噎,嘴硬道:“谁说我没有学会了!”
“你笑什么!”
“没笑。”“你还说没有……”“今天想去哪?”
格瑞很机智地打断了这个没有意义的争论,并且转移了话题。
“去哪?”嘉德罗斯哼了一声,“哪都不想去。”
反正该去的基本都去过了。
“那待在家里?”“行啊。”
嘉德罗斯忽然想到什么,勾起嘴角:“不如你做饭给我吃?”

嘉德罗斯趴在桌上,看着厨房里的身影。
居然真的答应了。
不过……
“这样的场景总感觉好熟悉啊。”
格瑞动作一顿,淡淡道:“你可能是做梦梦见过。”
“哼,我才不会梦这种无聊的东西。”

饭菜很快被端上桌,不得不说,格瑞的手艺还是不错的。
“格瑞,”嘉德罗斯咽下食物,“那个世界是什么样的?”
格瑞一愣:“...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想,了解你的世界。”嘉德罗斯低头戳着碗里的米饭,声音有些低。
格瑞轻笑一声,然后抿了抿唇。
“一个没有你的世界。”
闻言,嘉德罗斯抬起头,对上他的眼睛,又别扭地移开了视线:“...哦,哦...就这样?”
“对我而言,就是这样。”尽管那个世界很好,但是没有你,再好的世界也没有意义。

饭后两人窝在沙发上看电视,然后又自然而然地亲成一团。
“哈啊...”短暂地分开后,嘉德罗斯勾着格瑞的脖子,好奇地问:“格瑞,你说,以后我老了,你是不是还是这么大?”
“嗯。”
“跟一个糟老头子亲,你会不会很隔应啊?”
格瑞沉默了一会儿:“我觉得你可能会背过气去。”
“切…唔……”
格瑞觉得还是堵住他的嘴比较好。

一天过得很快。
两人什么都没干,就腻在家腻了一整天。
“十点半了,嘉德罗斯,你该休息了。”格瑞看了眼时间,推了推靠在他身上的人。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干嘛非要按时睡觉。”嘉德罗斯翻了个白眼,不动。
格瑞叹了口气。
“喂!格瑞你干什么!”突然被腾空抱起让嘉德罗斯吓了一跳,愤愤地捶了格瑞一拳。
“十五岁的大人,请上床睡觉。”说完,格瑞忍不住又说了一句:“你真的该减肥了,嘉德罗斯。”真的有些重。
嘉德罗斯大人给了他一脚。

“喂格瑞,为什么每次都一定要消除我的记忆啊?”嘉德罗斯躺在床上,看向坐在床边的格瑞。
“记得一个一年才见一次的人,不会很辛苦吗。”
“我知道应该是不能让我记得的,”嘉德罗斯闷声道,“……可是我想记得你。”
格瑞沉默了。
半响,他握住了嘉德罗斯的手。
“你一直都记得我啊。”
在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

“这个给你。”格瑞往嘉德罗斯手里塞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什么啊……”嘉德罗斯一看,噗嗤一声笑了,“哈哈哈,这个跟你好像啊。”
格瑞难得不好意思地别开脸:“……跟那个菠萝一起的。”
嘉德罗斯起身把手里的芦荟娃娃跟床头的菠萝娃娃摆在一起:“这样看着还挺顺眼的。”
菠萝和芦荟。
嘉德罗斯和格瑞。

“奇怪,怎么越来越困了……”嘉德罗斯打了个哈欠,努力强撑着不睡。
“快睡吧。”
“睡了…你就会走了……”嘉德罗斯眼睛慢慢闭上了,却仍固执地抓着他的手。
格瑞心头一软,另一只手轻轻放在他的眼睛上,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明年的今天,我会回来找你的,嘉德罗斯。”
“睡吧,晚安。”

——凹凸大赛
“喂格瑞,为什么那么多人围在那个渣渣身边?”嘉德罗斯靠着大罗神通棍,看向不远处的人群。
“今天是金的生日。”格瑞淡淡道。
“生日?哼,真是一个祈求安慰的好借口。”
“你也想过生日吗?”
“谁想过这种无聊的节日了!”
“哦,你生日什么时候?”
“……你给我过?”
格瑞转过头看着他,轻轻弯起唇:“嗯。”
嘉德罗斯面上一热,别过头:“哼……哼,说好了,以后给我过生日,敢反悔你就死定了!”

“参赛者格瑞,恭喜你成为新的神使……”
“神使能做什么?”
“能做很多事情……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复活这种事,连创世神也是无能为力的,当他死的那一刻,他的灵魂也永远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这个世界上?”
“你果然聪明,是的,这个世界,宇宙中除了这个世界,其实还有很多个世界。这个世界消失的灵魂,都会转到其他任意一个世界去。”
“怎么找到?”
“这个凭运气哦,当然,还有耐心。”

“找到了?”
“嗯。”
“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事先声明,尽管神使能够跨越时空,那也是有时间限制的,而且不同的世界时间的流逝也是不一样的。我看看……他所在的世界,一年相当于我们这里的十年啊。”
“无所谓。”他不在的话,时间的流逝都一样漫长。
他会去找他,哪怕只有一天。
漫长的余生,他会全都用来寻找他,见他,等待他。

——————
嘉德罗斯,生日快乐

——————————————
啊垃圾写手终于写完了!!
总之又是很莫名其妙的脑洞, 虽然知道自己文笔不好但是还是很想给嘉德罗斯大人做点什么!
我知道ooc很严重请不要戳穿我(哭唧唧
ooc属于我ooc属于我ooc属于我
还有就是
嘉德罗斯大人生日快乐!!!!!(大声尖叫

嘉德罗斯大人,生日快乐!!!
因为文笔垃圾,生贺文还没能及时产出……(下跪:对不起是我太慢了!
我保证今天下午一定会发出来的!!!
垃圾文笔,希望嘉德罗斯大人不要嫌弃……(哭唧唧
——————
好的我写完了!!!
垃圾写手献给嘉德罗斯大人的生贺文

Aomine青柠:

祝我们世界上最最最最最最可爱的嘉嘉宝贝生日快乐🎂🎁🎂🎁🎂
给你过的第一个生日 准备了好多好多然鹅最后只用到一点 明年一定给你更好的!!!
感谢七创社赋予嘉嘉灵魂❤️感谢各位画手老师的创作❤️你们都是我的天使❤️❤️❤️
微博有抽奖!地址这里https://m.weibo.cn/2607311823/4266545607795208

转发并祝嘉嘉生日快乐
抽一个宝宝728RMB
抽两个宝宝肯德基全家桶
抽两个宝宝好利来巧克力
抽五个宝宝嘉嘉无料大礼包一份(见图九)
lof里热度也抽5个送嘉嘉礼包!
感谢愿意为嘉嘉送去祝福的你们❤️愿你们得到这份幸运❤️
最后再次祝我们的嘉嘉宝贝生日快乐❤️
感谢凹凸让我遇到你❤️
我会一直一直陪你走下去❤️

 @Veto  @呐咔嘛啦Gsk  @Aru阿撸  @M1  @芦荟使我超快乐  @莲子 微博木有艾特到的老师们(>人<;)感谢!!!爱您们!!!!